1. 首页
  2. 棕榈树白描

西安银行大股东弃票意有所指?二股东清仓质押股权后关联方仍获大额贷款 西安股票有哪些

记者 谢奀国 实习记者 刘锦桃 报道

对于西安银行拟对二股东关联方追加信贷款项的议案,该行第一大股东投了弃权票。

近日,西安银行审议通过了与关联方大唐实业约5.99亿元的信贷合作议案。据悉,大唐实业系该行第二大股东大唐西市的子公司。审议插曲是该行第一大股东加拿大丰业银行的两名指派董事投了弃权票。

不过,记者注意到,同样是与关联方大唐实业的信贷合作议案,在去年12月的表决中,加拿大丰业银行派驻西安银行的两名董事却投了赞成票。

时隔一年时间,代表着大股东意志的两名董事为何“变脸”投了弃权票?其在公告中对此的“官方”解释为,需要进一步了解和把握议案的相关资料和内容。

不过,相关业内人士分析,西安银行的大股东之所以弃票,或与大唐西市对该行增持即质押的操作有一定关系。

据西安银行日前发布的稳定股价措施的公告,大唐西市增持了该行407.17万股股份,然而不到几日就把该笔股份质押给了西安恒信集团。对此,大唐西市在公告中作出解释,质押是为了补充流动资金。事实上,据西安银行三季报,大唐西市增持前持有的该行6.30亿股份已质押。

在二股东大唐西市持股悉数质押的同时,西安银行今年前三季度经营效益呈增长趋势,实现营业收入约53.07亿元,同比增长3.07%,净利润约20.30亿元,同比增长1.97%。值得注意的是,该行今年前三季度净利润实现增长主要是受公允价值变动扭亏为盈的推升。

不过,逐季来看,该行前三季度盈利水平趋于下降。一、二、三季度净利润分别约7.08亿元、7.10亿元、6.12亿元,环比分别增长0.20%、下降13.72%。

与此同时,西安银行的资产质量面临一定下行压力,截至9月末,该行不良贷款余额约23.83亿元,较年初增长3.50亿元;不良贷款率1.34%,较年初增长0.16个百分点;拨备覆盖率224.37%,较年初下降45.02个百分点。此外,其资本充足水平也出现一定程度下滑。

二股东增持即质押或谋自救?

12月17日,据西安银行发布的《第五届董事会第五十二次会议决议公告》,该行于前一日召开的会议中审议通过了三项议案,其中在第一项议案的表决中出现董事弃票情况。

公告显示,该项议案为《西安银行关于与关联方西安大唐西市实业有限公司开展信贷业务合作的议案》,据悉,大唐实业系该行第二大股东大唐西市文化产业投资集团的子公司。表决结果为同意7票,反对0票,弃权2票。而投出弃权票的两名董事为该行第一大股东加拿大丰业银行委派,弃权理由为“对议案的相关资料和内容需进一步了解和把握,暂对本议案弃权。”

审议结果是西安银行董事会同意按市场定价原则,在授信总额不变的情况下,与大唐实业开展 5.989 亿元信贷业务合作。

值得关注的是,一年前,同样是与大唐实业的信贷合作议案,本次选择弃票的两名董事却投了同意票。

据西安银行2020年12月18日发布的《第五届董事会第四十三次会议决议公告》,该行在12月17日召开的董事会上审议通过了两项议案,其中第一项议案同样为《西安银行关于与关联方西安大唐西市实业有限公司开展信贷业务合作的议案》。表决结果为出席董事全票通过,其中包括加拿大丰业银行委派的两名董事。

那么,时隔一年时间,在关联方均系大唐实业的情况下,加拿大丰业银行方的态度为何迥然不同?业内人士认为,背后原因或与大唐西市前几日的增持即质押操作有一定关系。

西安银行12月15日发布的《关于股东股份质押的公告》显示,该行于12月14日“收到股东大唐西市的通知,获悉大唐西市将其持有公司 407.17万股股份进行了质押”。质押起始日为12月13日,质权人为西安恒信集团,质押目的为融资以补充流动资金。

西安银行12月14日发布的公告显示,其于12月10日实施完毕稳定股价措施。据悉,该行自上市以来,股价一路下跌,且从4月6日起至5月6日,股票连续20个交易日的收盘价低于最近一期经审计的每股净资产,触发稳定股价措施启动条件。故其 5%以上股东及实际控制人的一致行动人于5 月 21 日起六个月内以增持公司股票的方式履行稳定股价义务, 合计增持金额拟不低于 89,933,297.24 元,最终于12月10日完成增持,增持金额为89,964,818.82元,增持股数为20,772,399 股。

其中大唐西市增持407.17万股,与该公司12月13日质押给恒信集团的股份数相同,也就是说,在增持后的第三日,大唐西市就将该笔股份进行了质押。

而记者梳理发现,大唐西市此番增持即质押操作或是由于其巨大的资金压力。据西安银行2021年三季报,大唐西市彼时已将其增持前持有的该行全部6.30亿股股份进行了质押。

而在连同增持股份在内的所有股份皆被大唐西市质押出去后,西安银行却进一步与关联方大唐实业开展信贷合作,有业内人士分析认为,作为该行第一大股东的加拿大丰业银行的弃权或是出于审慎。

事实上,质押西安银行股份的股东并非只大唐西市一家。三季报显示,该行第七大股东西安曲江文化产业风险投资有限公司质押了4500万股。此外,第九大股东宁波中百股份有限公司所持其全部股份被冻结。

公允价值变动推升净利润增长

在部分股权遭质押与冻结的同时,西安银行今年前三季度的经营规模与效益呈增长态势。不过,逐季来看,该行的盈利水平趋于下滑。

数据显示,截至9月末,西安银行资产总额3363.90亿元,较年初增长9.79%,负债总额3095.96亿元,较年初增长 10.27%。报告期内,实现营业收入53.07亿元,同比增长3.07%,净利润20.30亿元,同比增长1.97%。

而该行净利润实现增长主要归功于公允价值变动净收益、汇兑净收益、资产处置净收益的大幅增长。

利润表显示,截至9月末,西安银行的利息净收入约45.67亿元,较2020年同期的45.26亿元微增0.92%,对净利润的拉动作用较小;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约3.51亿元,较上年同期的3.95亿元减少11.24%;投资收益约2.80亿元,较上年同期的3.73亿元减少24.87%。

公允价值变动净收益约1.01亿元,较上年同期的亏损1.44亿元大幅增长169.97%;汇兑净收益约121.60万元,较上年同期的亏损793.5万元大幅增长115.32%;资产处置净收益约243.6万元,较上年同期的亏损3.4万元大幅增长7264.71%。

在营业支出由2020年同期的28.93亿元增长至约30.52亿元的同时,该行的营业收入由51.49亿元增长至53.07亿元,净利润由19.91亿元增长至20.30亿元。可以发现,与去年同期相比,西安银行今年前三季度净利润实现增长的贡献方主要为公允价值变动净收益。

虽然前三季度与上年同期相比呈增长势头,不过,单季度来看,西安银行的盈利水平整体呈下滑趋势。一、二、三季度净利润分别约7.08亿元、7.10亿元、6.12亿元,环比分别增长0.20%、下降13.72%。

在盈利水平整体环比下降的同时,西安银行今年前三季度的资产质量也面临一定下行压力。截至9月末,该行不良贷款余额约23.83亿元,较年初的20.32亿元增长3.50亿元;不良贷款率1.34%,较年初的1.18%上升0.16个百分点;拨备覆盖率224.37%,较年初的269.39%下降45.02个百分点。

此外,该行的资本充足水平也出现一定程度下滑。截至9月末,西安银行的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3.96%、11.92%、11.92%,较年初的14.50%、12.37%、12.37%,分别下滑0.54、0.45、0.45个百分点。

本文由《赣商》杂志旗下新媒体·洞见财经原创出品,未经许可,请勿转载。线索征集热线:13257094128。

原创文章,作者:玻暴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ratmovie.com/zongshubaimiao/16462.html